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鄂永健 > 中资银行境外贷款大幅增长的原因和启示

中资银行境外贷款大幅增长的原因和启示

上市银行2016年报陆续出炉,部分中资银行境外贷款大幅增长引发市场关注。在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对外投资并购日趋活跃的背景下,工行、建行、中行等中资银行顺势调整经营策略,高度重视跨境金融业务,国际化步伐大幅度加快,这是其境外贷款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

一、2016年部分中资银行境外贷款大幅增长,新增贷款主要投放于港澳地区

根据各行年报公布数据计算,2016年多数银行均加大了境外信贷投放力度,境外信贷余额增速较2015年明显加快。2016年全年,工行、建行和中行的境外贷款分别大幅增加了2787、2125和2181亿元人民币,年新增规模分别为2015年的2.3、1.8和3.7倍。招行2016年新增境外贷款也达到了414亿元人民币,2015年则是负增长。交行、中信2016年新增境外贷款分别为580、300亿元,新增规模分别较上年扩大了86和73亿元,增幅也较为可观。2016年农行境外贷款余额小幅下降,这可能与该行专注于国内发展有关,也可能是受其某些境外机构受到监管处罚的影响。

中资银行的国际化仍处在初级阶段,境外机构多以对公业务为主,因而境外新增贷款中公司贷款占绝对大头。以中行为例,2016年中国银行境外公司贷款大幅增加了1662亿元人民币(各货币折人民币),而个人新增贷款规模为519亿元(各货币折人民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中行境内对公贷款仅增加了328亿元人民币(本外币合计),境外对公新增贷款规模远远大于境内,足见其境外对公信贷投放力度之大。

从境外新增贷款的区域结构看,港澳地区成为中资大行境外信贷的最主要投放区域,欧美发达国家地区信贷增幅也不小。各行年报未披露境外新增信贷的详细区域结构数据,但有部分银行披露了境外各区域分支机构的资产规模变化情况,这也可以大体反映出区域信贷投向。2016年工行在港澳地区分支机构总资产增加了234亿美元,占其境外机构总新增资产的比例高达88%;中行在港澳台地区分支机构的总资产增加了2456亿元人民币,其他国家地区资产则减少了73亿元人民币,港澳台新增资产占其所有境外新增资产的比例为103%。2016年工行在美洲和欧洲的资产也分别增加了89和22亿美元。

二、中国企业加快全球化步伐是中资银行调整经营策略的主要原因

1.中资企业“走出去”加快是带动境外贷款激增的最主要原因

目前中资银行的国际化仍以跟随、服务中资企业对外发展为主,中资银行的境外贷款大幅增长与近年来中资企业“走出去”加快紧密相关。在经历了多年的持续发展后,中国企业的资本实力、规模实力和技术实力都有了显著提升,加之近两年输出过剩产能和“一带一路”战略政策的推动,中国已经进入了对外投资和全球布局的爆发时期。2015年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1456亿美元,投资流量仅次于美国,位列全球第二,并超过同期吸引外资规模,实现资本净输出;存量累计首次超过1万亿美元,位居全球第八位。2016年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1701亿美元,同比进一步大幅长44.1%。正是在此背景下,包括贷款融资等在内的中资银行跨境金融业务迅速发展。

中资企业对外投资的区域结构与中资银行境外贷款的区域分布大体一致。2015年中国内地对中国香港、东盟、欧盟、澳大利亚、美国、俄罗斯和日本七个主要经济体的投资达868.5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73.6%。对东盟和美国投资增长较快,同比分别增长了60.7%和60.1%。内地对香港的直接投资最多,但香港主要起到联结境内和世界的桥梁作用,很多中资企业以香港为跳板,通过香港再投资到全球各地。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增长也较快,2015年“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投资占当年流量总额的13%,达189亿美元,同比增长38.6%。

特别要指出的是,近两年中资企业对外投资并购十分活跃。2015年,中国企业共实施对外投资并购579起,交易金额544.4亿美元。2016年,中国企业共实施对外投资并购项目742起,实际交易金额1072亿美元。中国跨境并购项目数在2008年时全球排名第14位,到2016年排名至仅次于美国。按交易总金额计算,2016年中国已比肩美国。跨境并购活跃不仅带动了银行跨境并购贷款业务增长,也刺激了相关顾问咨询业务发展。据统计,在2015年的对外投资并购中,直接投资372.8亿美元(自有资金和境内贷款),占68.5%,境外融资171.6亿美元,占比达31.5%。

2.国际银行业资产扩张放缓为中资银行国际化提供了机遇

金融危机以来,国际银行业面临的监管环境显著收紧。巴塞尔协议Ⅲ不仅对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显著扩大了银行风险资产的计量范围,各国政府也纷纷推出更为严格的金融监管规定。受此影响,包括汇丰集团、摩根大通、花旗集团等在内的许多国际大型银行集团普遍采取减少风险加权资产规模、降低杠杆率的措施,从而放慢了资产规模增速。以美国银行业为例,2015年美国本土银行业总资产增速为3.5%,较上年降低了3.9个百分点,2016年进一步下降到2.7%。这给当地中资银行借机扩大市场份额、发展当地客户提供了一定机会。数据显示,2013-2015年在美中资银行分支机构总资产增速持续在20%以上(2016年该数据尚未公布,受合规监管明显加强、有部分机构受到处罚的影响,预计2016年增速会有所下降)。

3.中资银行顺势快速调整策略,积极加大国际化发展力度

一方面是国内经济下行、优质资产稀缺、行业息差收窄、不良压力加大,另一方面中资企业加快对外投资和全球布局、跨境金融服务需求快速增长、国际银行业资产规模扩张放缓。在此背景下,中资银行顺势而为、转变策略,从扩大境外布局、倾斜信贷资源、创新产品和服务等方面显著加大了跨境金融业务发展力度。近年来工行海外布局发展最为迅速,其境外机构数量从2014年末的338家扩大到2016年末的412家。在境内外业务策略调整上,中行最为明显。在金融危机期间,由于全球经济衰退、业务需求减少,中行将发展重心转向国内。近两年形势发生变化,中行瞄准机会,国际化步伐再次提速。2011年中行境内贷款余额与境外贷款余额之比为4.6,2016年末该比率下降到3.6。

招行将跨境金融作为战略性业务加以打造,在包括跨境投资并购、对外工程承包建设、债务安排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为中资企业在境外资金筹划提供一揽子金融服务方案,2016年前三季度新落地跨境结构融资业务243笔,涉及项目金额约176亿美元,融资金额达132亿美元。招行在跨境并购金融上已经初步具备了领先优势,其在资金跨境组织、交易结构设计的专业和境内外联动的高效得到了客户认可,完成了多项大额投资并购案例。此外,在支持“一带一路”战略推进上, 2016年中行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投放授信约307亿美元,累计新投放授信近600亿美元;工行在沿线国家贷款投放达235亿美元,增长35.8%。

三、对同业的启示和建议

一是深刻认识当前商业银行跨境金融业务面临的历史性机遇。正如前述,我国当前正处在中资企业快速走出去、全球化发展的爆发时期,对外投资呈加速增长之势。目前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规模在全球排到第八位,未来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尽管为减轻资本流出压力,近期监管部门对企业对外资本运用加大审核监管,境内对外投资可能出现波动,但在推动产能输出和“一带一路”战略大背景下,国内企业“走出去”的大趋势不会改变,对外工程承包、跨境并购等活动持续较为活跃,商业银行跨境结算、跨境融资、跨境担保等相关业务的发展空间十分广阔。有条件的中资银行应把握开放新机遇,积极发展跨境金融业务,努力实现国际化发展的新突破。

二是着力加强跨境金融业务创新。随着国内企业对外资本输出加快,银行跨境金融已经从传统的国际结算和境外融入低成本资金为主,向围绕企业跨境投融资活动提供包括境内外、本外币、投商行在内、全面复合多样的综合跨境金融服务转变。特别是国内企业在全球范围内的投资并购持续活跃,“跨境并购”已然成为跨境金融的重头戏。中资银行应紧密对接客户需求,转变传统思路,在监管合规、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积极稳妥开展并购金融业务,努力推进跨境金融创新。

三是切实发挥好在港分支机构的支点作用。香港是中资企业海外发展的重要桥头堡。中资银行应以其在港分支机构为支点,充分利用在港机构客户基础好、牌照相对齐全的优势,强化整合协同联动,通过进一步推动在港机构的发展来快速做大海外业务,更好地服务“走出去”客户。

四是进一步做好配套支持。为更好地抓住市场机遇,提高市场反应速度,提升客户服务能力,建议中资银行考虑在信贷规模、经济资本占用、授权经营等方面给予境外分支机构进一步支持,并在境内外联动、审批权限、授信流程等体制机制和流程上进一步加以优化和完善。

推荐 6